相关文章

全文下载

工程院院士建议

 3期(总第130期)

中国工程院政策研究室编               200841

 

关于大力推进和正确引导

基础教育阶段科学教育改革的建议

 

韦 钰 母国光 甘子钊 葛墨林 刘盛纲 彭堃墀 

 严陆光 周立伟 周 恒 龙以明 李正名 叶善专 刘唐育

 

基础教育阶段的科学和技术教育(以下简称“科学教育”),决定了下一代公民的科学文化素质,是培养创新型人才和增强国家竞争实力必不可少的重要基础,也是当前国际上教育改革的重点。我国的科学教育虽然在传授知识上有一定优势,但是调查发现国民科学素质不高、学生创新和实践能力不足,面对知识社会和经济科技全球化的挑战仍需改革和加强。可是,近几年来却反而出现了明显削弱的趋势。在相当部分学校,科学课被看成是“副科中的副科”,课时挤占现象严重,教师安排随意性大,队伍不稳定。加之新教改推行时间急促,对课程设置和课标制定研究不够,教师培训投入严重不足,造成了许多思想上的混乱和实施中的错误倾向。对这些问题如果不予以特殊的关注,科教兴国和人才强国的目标恐难以实现。因此,当前迫切需要大力推进和正确引导科学教育的改革。

我们以5-12岁儿童的科学教育为重点,提出以下建议。

(一)充分认识科学教育的重要性,把科学和语文、数学同样,列为基础教育阶段的主要课程

鉴于科学教育的重要性,世界上主要国家在上世纪90年代就已经把科学、语文和数学同列为基础教育阶段的主要课程,并通过建立国家标准来保证实施。这三门课也是国际和各国国家教育质量评估的重要内容。建议国务院和教育部明确基础教育课程设置的决策程序和权限,并按规定,经研究后明确将科学和语文、数学同样,列为基础教育阶段的主要课程,并在标准制定、课程设置和教育评测上予以保证。同时,科学教育的内容应与其他学科教育相互结合和渗透,把科学教育看作为是培育学生科学文化素质的重要途径,并与弘扬传统文化相融合和沟通,从而树立实事求是、追求真理、恪守学术诚信、不迷信权威的科学态度和思维习惯;并通过科学实践,保护儿童的好奇心和探究热情,培养学生热爱科学、团结合作、自信自强的良好品质。

(二)加强和改进职前和在职教师的培养,大力提高教师科学素质和教学水平,加强科学教师队伍的建设

任何教育改革和发展都离不开教师队伍的建设。建议国务院有关部门大力支持和切实推进职前和在职教师科学文化素质的培养。主要包括以下两方面:

1)职前师资培养。搞好高等师范院校科学教育相关专业的建设,为我国科学教育可持续地输出高素质专业人才,并将科学素质考核纳入教师资格认证体系,作为教师上岗前的一项重要考核内容。

2)在职教师培训。建议国家在各地区建立能保证培训质量的教师培训基地,尽可能满足更多在职教师的进修需要,并完善相应认证、评估和激励机制,保证教师培训时间和质量,激发教师从业热情。基于我国科学教师普遍基础薄弱、队伍不稳定的现状,上述措施尤为重要。

(三)科学教育必须从娃娃抓起,恢复从一年级起设置科学课,把学前教育和小学科学教育连贯起来考虑

科学教育可以也必须从娃娃抓起,从学前教育延续到小学、中学直至大学。这是近年来国际科学教育研究的重大成果,是很多主要国家的共识和选择,并已在各国标准中予以体现。这也与我国过去自然课教学和当前“做中学”科学教育实验的成功经验相符。因此我们认为,在新课标中取消一、二年级科学课是不正确的,应在当前课程标准修订中予以恢复。近年来有关儿童发展和学习的研究表明,科学教育对早期儿童认知、情绪和社会能力的培养都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一、二年级取消科学课是人为中断了教育的连贯性,这种割裂会严重削弱教育的质量,影响学生素质的培养,必须予以及时纠正。

(四)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中设立专项基金,支持教育的科学研究

我国对教育的科学研究基础薄弱,几乎没有支持实证性教育研究的经费,建议国务院和有关部门认真研究国际的经验和措施。仅以对科学教育方面的研究投入为例,美国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从成立起就把对科学教育的研究列为自己的重要资助范围,2004年美国仅联邦政府对科学教育研究的投入就达数亿美元,而我国在这方面的投入微乎其微。认为教育研究主要是"做文章",不需要实证,不需要大投入的传统观念必须重新审视。应当反思因研究基础薄弱而造成的不良后果。

目前在新教改推行的某些建构主义中,低估了儿童的学习能力和发展水平,以固定、僵化的概念发展模式设置学习标准和过程;在教学过程中又强调儿童“自我探究”、“自我发现”,忽视教师的指导作用;同时片面强调所谓“过程比知识重要”,人为割裂知识和过程的联系;甚至宣传否认客观规律存在、否认科学知识相对真理性的极端建构主义等等。这些错误倾向如不及时纠正,必将严重影响我国科学教育和人才培养的质量。而出现这些错误倾向的根源正在于我们缺乏教育的科学研究。建议国务院有关部门在统一认识的基础上进行尽快决策,在自然科学基金会中设立支持有关教育的科学实证研究的专项基金。

(五)动员社会各方面的力量,特别是科技界的力量,推动我国科学教育的持续快速发展

从国内外实践经验来看,科学教育改革是一个需要动员社会各界力量,逐步改进和发展的长期过程。建议在组织保证上,参照美国和法国等发达国家的做法,在我国《全民科学素质行动计划》下成立一个包括教育家、科学家、一线科学教师和教研员在内的专门委员会,帮助政府决策,指导科学教育标准制定、教育评估和教师培训等工作,并利用现代信息技术建立公开、互动、资源共享的研究和推广平台。同时建议在课外采用多种形式,如科学家进入学校、科普和科技馆建设、开放相关场馆和实验室作为科学教育基地等,鼓励科技工作者支持和参与,推动科学教育的改革和发展。

 

建议人:

韦 钰 中国工程院院士 

电子学、生物医学工程

国家教育部

母国光 中国科学院院士

光学、光学工程

南开大学现代光学所           

甘子钊 中国科学院院士

物理

北京大学物理学院             

葛墨林 中国科学院院士

数学物理

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研究所     

刘盛纲 中国科学院院士

电子物理学

电子科技大学

彭堃墀 中国科学院院士

量子物理

山西大学光电研究所                 

严陆光 中国科学院院士

电工学

中国科学院电工所             

周立伟 中国工程院院士

电子光学

北京理工大学信息科学技术学院           

周 恒 中国科学院院士

流体力学

天津大学机械学院             

龙以明 中国科学院院士

数学

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研究所      

李正名 中国工程院院士

有机化学、农药化学

南开大学化学学院              

叶善专 教授

物理

东南大学学习科学研究中心     

刘唐育 高级教师、科学教育教研员  

科学教育

天津市教育教学研究室    

 

 

报:中共中央、国务院有关领导,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全国人大,全国政协。

送:中共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委,各省、自治区、直辖市、计划单列市,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工程院院士,工程院主席团顾问。

责任编辑:郗小林